新闻中心HE Feng

公司新闻

清明:叙事中的哀伤与重生
分类:公司新闻   |   发布日期:2020-04-03 22:54   |    人阅读   |   作者:和风心理

去年年底以来,新冠病毒给中国及世界各个领域带来的巨大冲击仍在继续,而这种举世卷入的公众事件对人们的心理创伤的深远影响也许才刚刚开始.在这次疫情中,有的人面临自身被感染的风险和病痛,有的人面临着亲人的突然离世,有的家庭面临家庭成员隔离数日不能见面的思念,而有的人可能同时面临着所有这一切的痛苦…..
今天我们聊一聊叙事中的哀伤与重生
从后现代叙事角度去理解丧失,它不光是指我们爱的人去世这样的事情,也包括在我们内心当中对于一些人已经绝望的丧失感,这种内在的丧失,不管是客观丧失还是内在丧失,对于心理调节来说都是很痛苦、很难处理的事情,今天我们用一种不一样的态度去看后现代叙事的思路和传统有哪些不一样。
 
传统的哀伤观点
 传统观念的丧失之所以给人带来沉痛感,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它预设丧失是关系的终结,就好像一个人去世了,这个人就从我们的生命中消失了,而心理学家会鼓励我们用一些有效的心理学手段尽快调整自己,鼓励我们尽快切断和去世者的关系,让自己从这种丧失感中走出来,继续生活。
 这是目前最流行的一种丧失理论。后世精神分析传承者越来越强调要比较快地完成这个历程,越快越好,这就开始出问题,甚至一些科学主义取向的专家换算出了什么样的生活事件需要多长时间的哀伤过程,过长或过短都会被视为不正常,正常化取向的影响理论也非常深远。所有哀伤理论的共性特征就是鼓励去切断和丧失者的关系。

后现代的哀伤观点
 
后现代主义的思路刚好相反,它比较不鼓励我们那么快抹杀掉去世者在我们心中的痕迹。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文化差异的问题,中国人很少愿意在距离墓地特别近的地方住,但在美国这个情况不那么明显.我们认为不管是科学的专家化还是艺术的专家化,都会让每个个体以他独特的方式去哀悼丧失者时有一种被话语权力绑架的担心,这时就涉及到我们常见的对于哀悼的文化预设,比如家人去世一定要哭、一定要伤心,这是一种常见的感受,但也有一些宗教不主张哭,希望家人去世之后不要哭,据我了解,有些地方的宗教和世俗文化之间的张力也跟这个很有关系,有些宗教在传教过程中鼓励大家不要哭,甚至包括一些本土宗教都是如此,觉得哭是对亡者的打扰。 
可世俗传统觉得有人亡故竟然不哭是不是太冷漠了,所以很多人在这方面就显得很尴尬、很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做。
在农村,或者说在少数民族地区对于丧葬的形式丰富得多,意义也复杂得多,很多时候与其说是哀悼,不如说是以一种美的应对方式让人对生命产生更深刻的体验,大家可能也听说过西藏的天葬传统,天葬传统背后有非常丰富的文化意义,当秃鹫把亡者的肉、骨髓吃掉,吃得很干净,好像那就表示把(亡者)带到了天上,这对Ta来说是一种祝福,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方式,这对于生者的情绪调节影响肯定会很不一样。 
主体性
主张对丧失者保持和他们的关系。很多人会接受一个假象,好像去世者的生命结束就意味着Ta整个生命轨迹终止了,在别人的生命里Ta就不存在了,好像死亡就是不存在,有这样一种预设。其实我们有很多已经去世很多年的亲人对我们的影响可能还是非常深远
 去世者的心理存在一直都在,如果我们承认,并且去运用这个心理存在感,就会让我们在哀悼时不那么绝望
 从意义的角度去讲,死亡可能并不是终结,甚至说有时候一个重要人物生命的结束,对于意义的影响,与其说是一种削弱,还不如说是一种强化。可能平时某一个生活成员身体很健康,就在我们身边,我们还没有太关注Ta,没觉得Ta对我们那么重要,但当有一天Ta突然消失,或者生了重病,我们才发现我们是那么地在意他们。有时候这两个关系有一点辩证关系,不好说死亡必然意味着生命的消失。
在哀悼层面看对生命的反思


我们对生命的反思在哀悼层面看,你就可以看到,有人的肉体还活着,就像鲁迅曾经讲的,“有些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但他依然活着”,当你对一个人绝望到Ta在你心中是一个死人时,内在哀悼其实就已经发生了

自己独特的哀悼方式 

 我们既要尊重这个社会对于哀伤的期待,同时我们还要有自己独特的方式。
如何展开自己独特的哀悼

第一步:
我们首先要去传承去世者的故事
一些葬礼的女性,会一边哭一边诉,一边哭一边说,农村葬礼上会有一些非常戏剧化的表达,特别是女儿或媳妇儿,会一边哭一边讲述亲人做的事,一些重要的、对Ta来说很荣耀的事,这里会有一些情绪表达,比如说“你看看,你都不管我们了”,有些抱怨的话,像这样的话本身也有情绪的疗愈作用,但最重要的是前面那个哭诉的过程对于去世者的生命故事有一种回溯,一种回顾功能,这些故事就会作为传说永远存在下去,只要家里还有家人,它就会存在下去。 
 第二步:
就是要去建立这个人跟我们生命的关联,那个人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有些时候哀悼会成为一种不真诚的习俗的延伸,你跟Ta并没有那么亲,但你觉得好像有哀悼的必要,这样一种哀悼其实从心理学的角度去讲是一种自我暗示的创伤
 第三个步骤是:
看到你对亡故者的贡献,有些时候你为别人做了多少你自己都未必知道,在回溯过程中,当你看到其实你对Ta的人生也挺重要……你不见得你为他做了什么,你活着、你的存在本身对Ta来说就非常非常重要,你的价值、你对Ta来说的意义,可能你存在本身就是有意义的。 
最后一步就是:
去看你们的关系,你和亡故者的关系对于你的自我、对于你的未来有没有什么影响,Ta对于你这个人的人格特征或者你的生命意义有没有什么重要影响力,也可以通过这种回顾过程看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意义层面的存在方式。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我们就会很小心地在哀悼过程中架构一种独特的生存方式,而不只是停留在切断和去世者的关系上。
王枚珍


版权所有:南京市和风心理咨询    备案号:苏ICP备19031695号-1